<th id="ljbzl"></th><span id="ljbzl"><video id="ljbzl"></video></span>
<th id="ljbzl"><noframes id="ljbzl"><th id="ljbzl"></th>
<span id="ljbzl"><noframes id="ljbzl"><th id="ljbzl"></th><strike id="ljbzl"></strike>
<strike id="ljbzl"><noframes id="ljbzl">
<th id="ljbzl"></th> <strike id="ljbzl"><noframes id="ljbzl"><strike id="ljbzl"></strike><strike id="ljbzl"><noframes id="ljbzl"><strike id="ljbzl"></strike>
<span id="ljbzl"></span>
<th id="ljbzl"></th>
<span id="ljbzl"><noframes id="ljbzl"><strike id="ljbzl"></strike>
<th id="ljbzl"></th><th id="ljbzl"></th><th id="ljbzl"><noframes id="ljbzl"><th id="ljbzl"></th>
首頁 > 行業資訊

老夏與青年教師談思政課教學(37)——思政課是思政課教師與聽課對象同頻共振的活動!

專題網友投稿2022-11-19A+A-

老夏與青年教師談思政課教學(37)——思政課是思政課教師與聽課對象同頻共振的活動!

原創 夏永林 老夏說課
老夏說課

MZT_455710296

我是西安電子科技大學思政課教師夏永林,作為從教30年的教師,十分關注思政課的實效性問題及教師與學生、教師與教師之間的溝通與交流。設定該平臺主要是便于學生學習和將自己的教學體會與別人分享,同時將有價值的信息客觀地傳遞給學生,提高教學質量與效果

收錄于合集
看著每天如豪華盛宴般的講座(其中絕大部分是馬院辦的、思政類的),讓人感覺馬克思主義學院和思想政治理論課真的是今非昔比。遙想當年被邊緣化的年代,思政課教師如果能夠撈到出趟公差、外派學習的機會,那不知得高興多少天。那時候的思政課教師就是“干講”,靠的是消耗人力、憑的是嗓子、落的是滿身的灰塵,卻干的是繁重的教學任務。那個時候,一名思政課教師一年的工作量隨隨便便就是五六百,七八百也是常態,唯一輕松的就是不怎么寫文章?,F在縱觀各個高校,當年的老大難問題也就是“經費不足”的問題,徹底不成其為問題了,尤其是馬院那真的是不差錢。
但是,不同年代的思政課教師的煩惱與焦慮是不同的。據我和不少青年教師交流,他們都糾結在這樣的一個問題上非常的困惑,即 為什么我們的一些思政課教師每天徜徉在各種專家的講座中樂此不疲。搬著小板凳坐在屏幕前,面對自己仰慕的學術大牛、在聽這些專家大咖報告的時候,往往是聽得頻頻點頭,那是熱血沸騰,甚至想躍躍欲試。但是轉首回到教室面對自己學校的一群“寶貝學生”的時候,你按照專家闡釋的大道理、甚至是熱蒸現賣一些專家傳授的法寶進行課堂教學的時候,課堂上依舊是教師你唱你的獨角戲,我學生該咋樣還咋樣。此情此景下,許多的教師感到非常的具有挫敗感,自己作為一名碩士、甚至是一名博士,面對本科生竟也如此毫無辦法。 這個問題究竟出在哪呢? 我來給大家分析一下:
當我們思政課教師在聽專家大咖報告的時候,我們的教師們跟專家大咖 是在一個話語體系里頭講話的。所以,專家他講的那些東西,不管是講原著也好,講理論也罷,這個道理也好,我們思政課教師更在意的是把問題解釋清楚沒有,專家對于教師所關注的問題闡釋的角度、邏輯等。同時,由于這個時候出鏡的專家,哪一個不是自帶光環、閃閃發光,他們的學術聲望、在業內的影響力,對于一些青年教師、甚至是學生輩的青年教師來講,只能是仰視、望其項背,只顧得上崇拜,哪里還敢有這樣或那樣的聽課要求。
但是,當我們的思政課教師回到常規的課堂教學當中。我們 面對的是對于思政課本身就不怎么重視、不感冒的學生,你用之前和專家進行交流的話語,包括我們所說的書面話語、學術話語,再去和學生來進行交流的時候,就不在一個頻道上、就不是一個話語體系了。你即使講的全是高大上正確的內容、講的都是對學生成長有用的東西,把我們的教師講的是口干舌燥、汗流浹背,可能最后只得到學生的一句“你們累不累”的評價時,不禁感到喪氣,甚至開始懷疑人生是不是進錯了門、走錯了道。
其實,不是專家說得不好,也不是我們的教師知識儲備不足、理解不到位。深層次的原因在于我們的思政課不論是傳遞了多少的信息,關鍵在于沒有打動學生、沒有觸及到學生的思想困惑、沒有觸碰到學生的靈魂。從一般的原因看,就是我們的思政課教師與學生不在一個頻道上交流,“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所以,我前兩天寫了一篇文章,就是把我們的思政課教師比喻成一臺處理器。思政課教師要把書本的東西、從專家那里學來的東西,經過自己的處理器,進行了加工和轉換,轉化為學生能聽懂、愿意聽的過程,這是我們教學當中非常難的一件事,是對我們思政課教師的綜合能力和水平是一個最大的考驗。
當然,我們做教師的,首先要把按要求應該傳遞的東西,自己先弄準確準確,這就需要我們在學習過程當中要下工夫。我們思政課本身又不是只傳遞知識層面的、文字層面東西的課程。它更多的是一個價值層面、精神層面的東西。作為教師所傳遞的價值層面的東西,要想讓學生認同,可能就不是一個耍耍嘴皮子的問題了。這里頭,既有話語的問題,也有情感投入的問題,也有以身作則的問題。
我們最近都在學習二十大的精神并且需要將其與思政課教學相融合,各種各樣的報告在替我們的教師釋疑解惑。但是,思政課教學不僅內容重要,而且這個內容有的時候并不是由我們教師來限定的。當內容被限定了之后,要提高課堂教學的效果,是不是關鍵就在于用什么樣的方法了。所以,我們在學習馬克思主義、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二十大報告中的“六個堅持”,既是世界觀,更是方法論。這個方法論在某種程度上,實際上是解決進頭腦的一個工具,你沒有這個工具,你再好的內容和輸入的信息,往往就輸不進去。所以,我們思政課不是要做到和專家同頻共振,而是要做到和學生同頻共振。在一個頻道上說話,這樣你跟學生他就有了交流的共同要素;有溝通了,這是破解當下思政課教學當中面臨的一個很大的問題。
思政課教師聽專家報告、學習文本,首先是要增強作為一個教師的基本素養,是一個提升自己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的一個基礎。但是僅僅靠聽點兒總結報告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專家的報告往往不是系統的報告,是零碎的和零散的。而我們思政課中所強調的體系,僅僅從一點一滴的報告看,不是說沒有作用,但是它不系統。我們不是低估專家的水平,但是專家長期是在更高層面上的一層次,在進行研究講,實際上,對于我們當下一線的本科大學生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況,我們實際上的教學狀況、我們現在的師資隊伍、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總體水平等,并不是十分了解,所以,我們講這個既要學習,更要增強我們面對學生的時候的轉化能力的培養。
教師這臺處理器要發揮作用,一是它的儲存有多少、有多大(也就是思政課教師的積累有多厚);二是它儲存的這些內容要有一個更新的機制(不斷用新的東西迭代既往的內容);三是處理信息的能力。你是處理的快還是要慢幾拍,這會影響著我們課的效果。所以,這在很大程度來講,就是不僅要去學理論知識,更重要是要從實踐當中去搜尋問題,能夠分析解決問題,努力去做好與學生的同頻共振。

版權申明 以上內容由網友或網絡信息收集整理呈現,不代表本站立場和觀點!如對內容有疑問,請聯系cnmhg168@163.com,謝謝!下載內容僅供研究和學習使用,務必24小時刪除。

相關內容

相關內容

能化大數據平臺 ©201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4007155號-3 網站地圖 化工熱詞舊版本
關于我們| 會員說明| 廣告合作| 聯系我們| 免責聲明| 投稿須知|

能源化工大數據平臺-煤化工網二維碼
在線客服
服務郵箱

服務郵箱

cnmhg168@163.com

微信咨詢
微信
返回頂部
X我的網站名稱

截屏,微信識別二維碼

微信號:anquanhun

(點擊微信號復制,添加好友)

  打開微信

微信號已復制,請打開微信添加咨詢詳情!
精品无码av无码免费专区
<th id="ljbzl"></th><span id="ljbzl"><video id="ljbzl"></video></span>
<th id="ljbzl"><noframes id="ljbzl"><th id="ljbzl"></th>
<span id="ljbzl"><noframes id="ljbzl"><th id="ljbzl"></th><strike id="ljbzl"></strike>
<strike id="ljbzl"><noframes id="ljbzl">
<th id="ljbzl"></th> <strike id="ljbzl"><noframes id="ljbzl"><strike id="ljbzl"></strike><strike id="ljbzl"><noframes id="ljbzl"><strike id="ljbzl"></strike>
<span id="ljbzl"></span>
<th id="ljbzl"></th>
<span id="ljbzl"><noframes id="ljbzl"><strike id="ljbzl"></strike>
<th id="ljbzl"></th><th id="ljbzl"></th><th id="ljbzl"><noframes id="ljbzl"><th id="ljbzl"></t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